首页 自媒体 互联网

华兴送华兴上市

文/翟文婷

如今的华兴,是一家投行、一家基金、一家券商,未来还会是一家财富管理公司。如果要做成一家生命周期更长,更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,它应该是一家上市公司。

包凡又来到港交所。

与之前投行家的身份不同,作为华兴资本创始人,今天他是敲钟的主角。现场,整个人都表现得很兴奋。正式敲锣之前,他几次跃跃欲试。响声之后,钟摆还在晃动。

随后包凡在接受“蓝洞商业”采访时说,这次上市,有三个数字意义特殊。

31.8港元的发行价。318是中国最长的一条国道。

股票代码1911,这是中华复兴的一个关键时间点。

以及今天的敲钟日子,9月27日是他父亲的生日。致辞中,他特别提到这点。

3月市场传闻华兴启动上市,6月22日向联交所递交招股书,9月27日敲钟。很少有公司能在6个月内完成全部流程,华兴几乎创下最快上市纪录。

31.8发行价背后

美国时间9月19日,纽约曼哈顿,暴雨如注。马路上红光闪烁,车辆艰难挪步。

这是华兴公开路演的最后一天。几位投资人陷入车流,错过包凡的演说。双方都有点小遗憾。

5天时间,香港纽约两地,100多家机构参与华兴的IPO路演。每天七八场1对1沟通的小会,也不排除二三十人参与的午餐会。大部分时间,包凡在讲述关于这家中国投行的故事。PPT是他亲自准备的。

路演本身枯燥,差不多每天重复类似的对话,但包凡没有一丝倦态。身边的人却知道,这样的车轮战,必定是劳累的。果然,路演结束,他就重感冒了。

“他想以完美的状态呈现。投资人认购固然好,即便没有,以后他们可能也会参与华兴投资或服务的项目。所以我们没有那么功利。” 华兴资本战略发展部主管项威告诉“蓝洞商业”。

实际上,9月14日第一天公开招股,机构投资者就很积极,路演结束时已获得数倍认购。

美国时间9月19日晚上,31.8港元的发行价最终确定。华兴资本联席CFO姜山5点结束当天的最后一个会议,但此后还在不断跟投资人沟通。

他在接受“蓝洞商业”采访时说,“这是一个持续的工作,也是花时间最多的。”

华兴此次定价区间非常狭窄。这在香港IPO历史上并不多见,通常情况下,高低值相差在15%到20%。

华兴经历过很多次公开发行定价过程,只不过是以投行身份。他们太懂得数字背后的真正含义,因此对高低并不纠结。“这些投资机构也是华兴的客户,这个定价也是为他们留出后续的收益空间。”项威解释道。

另外,也很少有公司定价如此有零有整。31.8这个数字,有着特殊含义。

“318国道”是中国最长的一条国道,起点为上海市黄浦区,终点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,全程5476千米,途径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湖北、重庆、四川、西藏八个省份。他们以此寓意,上市只是第一步,对华兴而言,前途漫漫。

路演全程氛围很好,但包凡没有提前庆祝,他似乎也并不擅长庆祝。一切尘埃落定,大家终于露出笑脸,在纽约喝顿小酒,象征性地庆祝了下。

为什么上市

3月华兴启动上市,6月正式提交招股书。当时,寒冬说已甚嚣尘上。外界都想知道,这家深谙资本市场脉象的投行,为什么这时候选择上市?路演过程中,这也是投资人关心的问题之一。

在包凡的认知里,华兴迟早是要上市的。

他的观点是,选择金融领域创业本身艰难。虽然最近几年国内基金和FA总有新玩家冒出,收益也不错,但想做成一家综合金融机构的难度非常之大。

华兴经过13年积累,业务结构层次丰富。未来三年,对机会型风口的依赖程度在减弱。

过去13年,700宗交易是华兴提供的顾问服务,交易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,投资业务资产管理规模也达到41亿美元。

如今的华兴,是一家投行、一家基金、一家券商,未来还会是一家财富管理公司。如果要做成一家生命周期更长,更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,它应该是一家上市公司。

这个想法从他创业之初就存在。路演时,包凡向投资人分享,华兴成立第一年就坚持校招,设立人才培训计划,第二年开始邀请“德勤”做审计。这些迹象表明,他不是在单纯赚钱,而是要将华兴做成一家生命周期更长的机构。

正如巴菲特所说的那样,“不是那种只要赚了100万美元或者10亿美元我就收手的心态,因为如果那样想的话,钱赚到一定程度以后,你就不需要再努力工作了。”

如果考虑到上市本来就是华兴战略规划的因素,姜山认为,市场波动不会打乱他们的节奏。

当然,上市也与华兴拓展财富管理等新业务有关,因为需要一定的资金。

这是华兴历史上的第三次融资。2011年,为了进军香港和美国证券业务,吸纳了新投资人;2015年再次融资,是为申请A股牌照。

基于未来新业务发展考虑,华兴在选择基石投资人时,很重要的一个考虑因素就是能否有协同机会。项威在接受“蓝洞商业”专访时称,从十多家机构中,他们最终敲定LGT、雪湖资本和蚂蚁金服三个基石投资人。

作为由家族拥有的全球最大私人银行及资产管理集团,LGT与华兴不但没有潜在竞争,相反可能在高端人群的财富管理业务产生合作。LGT主席Prince Max von und zu Liechtenstein王子亲自飞到上海与他们沟通,虽然是初次接触,但双方高层都有很强的认同感和共识,最终敲定合作。

雪湖资本则在二级市场研究很深,这与华兴现有业务可以产生互补。之前彼此也熟悉,项威评价他们是“smart money”。

蚂蚁金服是基石投资人中最受关注的一个面孔。公开路演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,有记者直接问道,投资人“站队”的大环境下,引入蚂蚁金服是否会影响与现有客户的关系?

财务顾问业务负责人王力行的回答是,巨头肯定是华兴生态体系的重要组成,也是长期的朋友,每年都和巨头有相当多交易发生。从历史统计数据来看,不存在选边。

有意思的是,华兴启动国际路演初期,京东金融就在公开市场确定投资。

项威说,“这是我们自己的IPO,基于长远发展,我们欢迎任何战略协同的投资人参与。这是完全开放,独立的。”

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,未来华兴与蚂蚁金服在金融科技、财富管理甚至互联网证券等领域合作,都有一定的想象空间。

两个包凡

结束路演那天,在华兴美国办公室,包凡跟所有同事说了句话,差不多是他过去6个月心理状态的最佳描述。

“It‘s  always much easier to be a banker than an issuer”。是的,做投行总比做发行人要简单一些。

过去经历的上市案例中,包凡是企业家身边那个重要的建议者。面对如何讲故事、投资人选择、定价等问题,他都可以给出方案、利弊分析,但最后做决定的是企业家本人。

这次不同,他是主角,而且身兼发行人和承销商双重角色。华兴送华兴去上市。

项威说,“有时候很微妙的东西在影响你的一些思考。站在投行的角色,给出的建议是客观的,作为发行人,要考虑内外部各种因素影响,难免会焦虑。”

这种焦虑与上市过程中的技术层面问题无关。一般创业者追求高定价、高估值,容易为此纠结。包凡和团队表现更淡然:估值越合理越好,投资人本身的质量也比给出的价格更重要。

相反,公司治理结构梳理和股权激励,这是作为投行此前接触不多的。

华兴的管理层与控股股东相统一,而且超过10%员工持股,这在国内金融领域并不多见。这次上市,他们重点设计上市后的股权激励计划,以及向内部团队沟通此后的发展路径。

王力行2007年加入华兴,在他记忆中,基本每隔两年公司都要做一次组织架构调整,最根本的原因是适应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的变化。以美元还是人民币投资主导的市场,需要相应的反应机制。洞察企业在不同阶段的诉求,更是华兴立身之本。

包凡曾说,华兴的一个核心能力就是能对趋势有一些先知先觉。也许感觉不一定都对,但一旦认准一个方向,就会不遗余力地投入和布局。

从新经济FA交易量第一,到建立美国、香港券商业务,再到并购之王,2016年拿到A股牌照,立足新经济,华兴不断拓宽业务平台,成为一家综合金融机构。

对了,华兴还在不断加码投资,这是包凡参与比较多的一块业务。此前他在接受36kr采访时开玩笑,如果此刻再跟他谈案子细节,可能马上要睡着。但如果偶尔遇到感兴趣的顾问项目,他还是会手痒参与。

“做投资人和财务顾问,感觉不一样。投资更多是很客观地判断事情,投行并购需要得到别人信任。”包凡说。

他始终很在意的是,团队能够一直收获信任。华兴上市招股书开篇写道:关键时刻,人们因信任而携手,以信任定抉择。追求创业者的信任,而非依赖。

这关乎未来。包凡认为,下一代真正的投行是做大资管平台。华兴要做一个全球最高效的新经济资产配置平台,对接资产和资金。投行驱动,然后带动资管、财富业务发展。

这是一种连接与匹配。过去十多年的业绩证明,这是华兴所长。而且并不局限于国内还是海外,全球化是华兴上市后的重要战略布局。

包凡知道其中的风险巨大,而且与现有投行定位非常差异化,但值得去做。

有人说,华兴要做中国的高盛。包凡却回应,“这只是一个说法,没有意义。所有公司都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。”他拒绝被定义。华兴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。

在华兴人看来:“以前有人会说华兴要做中国的高盛,现在不会了,华兴就是华兴。” 

官方微博/微信

每日头条、业界资讯、热点资讯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踪微博播报。各种爆料、内幕、花边、资讯一网打尽。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。

↑扫描二维码

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?

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?

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:

1.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;

2.在添加朋友里,搜索关注TechWeb。